8081微信公众号导航

8081微导航 关注微信号
当前位置: 科技创新 > 医学 > 正文

医者仁心大爱无疆  2015年十佳好医护事迹看这里!

2016-01-14 卓兰花  徐珊珊 海南日报健康周刊 海南日报健康周刊

致敬词

  白大褂和口罩遮挡着你们的面容,却遮不住你们温暖而坚定的目光。你们怀着悬壶济世的情怀,以对生命不离不弃的执着,践行着救死扶伤的信念,彰显着高尚的医者仁德。你们是生命与希望的守护者,向你们致敬!

十佳好医护身影

 扶贫救“心”  白树堂


  贫困患儿没钱治病怎么办?找媒体,找朋友,找基金……这是海口市人民医院心胸外二科主任白树堂的独门“化缘”绝招。近年来,靠四处化缘,白树堂先后为近百名贫困先心病患儿免费“救心”。

  作为一个心脏外科医生,白树堂几乎每天都要为患者做心脏手术,再加上平时诙谐幽默爱逗大家开心,还常常为患者做“傻事”,朋友圈里大家都习惯叫他“白开心”。

  2015年,51岁的白树堂从医32年。从小农村长大的他,深知贫困老百姓看病就医不易。“先心病不像癌症等治愈率低的慢性病,只要手术成功,治愈率很高,不仅能治愈一个患者,还可以挽救其整个家庭。”得知很多患者交不起钱而不能手术后,白树堂比患者还着急。

  为了给患者筹钱,白树堂多次通过微信朋友圈呼吁身边的朋友捐款,找过省内媒体帮忙募捐社会善款,还曾带着媒体记者找企业老板捐助……但是,随着需要救助的病患越来越多,白树堂深知这样的“化缘”不是长久之计。他认为必须要找一个基金持续资助贫困患者。

  2013年9月,他通过朋友辗转联系到北京爱佑慈善基金,为我省贫困先心病患儿争取到免费救治的机会。当年,爱佑基金会派人考察了海口市人民医院的医疗设备设施和白树堂的业务水平,决定与海口市人民医院展开合作,共同为贫困先心病患儿提供免费救治。作为我省第一个爱佑基金合作项目,白树堂为海南的贫困先心病患儿带来了一份长期固定的保障。

  为了让更多贫困风湿性心脏病患者也得到救助,2013年,白树堂与海南省大病医疗救助基金合作。

仁心仁术 窦永充 


  一位81岁的老教师,躺在手术台上热泪盈眶,紧握着他的手激动万分:“我的腿已经有感觉了!”

  一位年轻人捧着锦旗来到他面前,深深鞠躬:“如果不是您的及时救治,我也许就瘫痪在床了。”

  一位曾前往多地辗转求医的肝癌患者,慕名来到他面前,被告知自己的病可以得到进一步治疗时当场泪洒:“您给了我生的希望!”

  他,就是同济文昌医院介入微创诊疗中心专家、深圳市人民医院介入中心学术带头人窦永充教授。2015年4月,他作为医院引进的技术性人才来到文昌,主要从事肝癌的综合介入治疗、外周血管病变、妇科良恶性肿瘤的治疗和临床研究。

  论名,窦永充早已是享誉业内的优秀专家;论利,他在深圳享有优厚待遇。“不为名、不图利,您为什么来到文昌?”面对记者的提问,窦永充的答案非常朴实:“和深圳相比,我觉得文昌更需要我,这里的患者更需要先进的医疗技术。”

  “医治很多病人、做很多台手术并不能体现我到文昌的真正价值。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到文昌的最大目的是为这里的医院培养更多的介入微创诊疗技术人才。”据窦永充介绍,这一医疗学科在文昌乃至整个海南发展水平都相对滞后,打造品牌医疗专科,对于同济文昌医院发展的带动将是决定性的。同时,介入微创诊疗技术还能让群众在家门口享受到高水平医疗,造福一方。

温暖如春 杨瑾瑛


  

  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去看牙医是件可怕的事,但在“杨阿姨”这里似乎变得有意思起来。孩子口中的“杨阿姨”,就是海南拜尔口腔医院VIP特诊科、儿童牙科主任杨瑾瑛。

  2015年是杨瑾瑛从医的第14个年头。对于患者来说,她既是医生,又是许多过来看牙的孩子的好朋友。

  给孩子拔牙,考验的不仅是医生的技术,还有医生的耐心。面对许多哭闹的孩子,懂得孩子心理,善于和孩子沟通的杨瑾瑛自有她的“一套”。

  在杨瑾瑛的诊室每天都在发生。她曾用4个小时帮一个孩子拔下乳牙,结账时家长发现收费只有20元,感慨不已。杨瑾瑛表示,“作为一名医生,重要的不是挣钱,而是做事”。

  在拜尔VIP特诊科门口,经常能看见杨瑾瑛带领助手,在门前将病人一路欢声笑语迎进门,告别时一路频频挥手。有时,杨瑾瑛把患者一直送到大厅甚至车前才和顾客告别。

  杨瑾瑛说:服务要有深度,不能浮于表面。医生给予顾客十分的尊重,顾客一定会还你一百分的信赖。

平凡天使 张秀梅

  

  1990年出生、2013年10月参加工作的张秀梅毕业于湖北医药学院,毕业后成为农垦那大医院肿瘤内科的一名护士。“秀梅很乐于助人。有几次,轮到她休息,临时让她从海口回来顶班,她也毫无怨言。”同事罗超如是说。而最让罗超佩服的,还是2014年张秀梅力救溺水女孩的事迹。

  张秀梅家住那大镇水利沟旁边,2014年端午节前的一天,她下班回家后坐在家门口和邻居聊天、吃粽子。突然,一群人喊叫着向水利沟跑去。张秀梅闻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名女孩溺水了,刚刚被人救起,还躺在水边的斜坡上。

  围观的群众都说女孩已经没救了,张秀梅只好在水边的斜坡上给女孩做心肺复苏。

  “斜坡上很危险,施展不开。”张秀梅回忆说。经张秀梅苦苦央求,一名大叔帮忙将女孩抬到岸上后,她继续帮女孩做心肺复苏。半个多小时后,“120”急救车赶到现场。

  张秀梅说,后来,她听说女孩最终成功获救,心里甭提多高兴了。“我当时的举动完全是下意识的,那是一名医护人员应该做的事。不然,对不起这份职业,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痴心不渝 林芳惠


  

  “医疗技术难度不算大,给服务对象做思想工作成了工作的重头戏。”海口市计划生育服务站副站长林芳惠如此形容自己8年来的工作感受。

  “老百姓不理解,就不接受。”林芳惠说,一开始,老百姓对孕前优生检查并不了解,计生人员上门宣传时不时会被当成骗子。

  “被人骂出来是常有的事情,但就算被骂,该做的工作也一定不能落下。”林芳惠就有这么一股劲头。

  2013年9月,在海口市免费孕前优生健康检查中,林芳惠发现王某和丈夫同时携带B-型地贫基因。去年4月,王某怀孕,并拒绝做产前诊断。

  林芳惠和社区服务站医务人员上门不下5次,在苦口婆心的劝说下,这对夫妻终于到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进行产前诊断。诊断结果显示,王某腹中胎儿为B型重度地贫患儿。在专家建议下,王某终止了妊娠,避免了一名缺陷儿的出生和家庭悲剧的发生。

 守护心灵 周家彬


 

  不惑之年的周家彬,戴着眼镜,看起来有些消瘦。从海南省第二卫校毕业后到五指山市的海南省平山医院,他已经工作了21年。

  “周家彬专科毕业,起点比较低,刚到医院时主要负责给病人喂饭、服药等杂活。后来,他不断强化业务学习,一步一个脚印,现在已经是主治医师、医院的业务骨干。”海南省平山医院院长林展告诉记者。

  “这些病人喜怒无常,医护人员被吐口水、被打、被丢大便的事时有发生。”周家彬说。

  为了给病人提供更多的治疗手段,周家彬不断充实自己的理论知识,拓展专业视野。2007年,他自费参加了心理学方面的相关培训,考取了心理治疗师资格证。此后,周家彬长期为病人提供相关的心理支持。

  “以病人为中心,一切为了病人”。21年来,周家彬用自己的行动守护着一颗颗脆弱的心灵,在守护中奉献,在守护中实现人生价值。

  杏林芬芳 陈桂芳



  陈桂芳祖籍广西,1957年以优异成绩从广西医学院毕业后支边到海南岛,进入海南省人民医院当儿科医生。

  在“登革热”疾病突发的1986年,医院突然接到数十位具有相同症状的病人,许多人肺部大出血,引发吐血症状。在危急之际,陈桂芳决定超剂量使用脑垂体后叶素对病人进行止血,治愈了一大批患者。

  从医以来,陈桂芳用精湛的医术攻克了无数疑难病症。1995年退休后,陈桂芳被医院返聘,活跃在诊疗一线。

  2006年3月,在单位体检中,陈桂芳被确诊为乳腺癌,癌细胞已经出现扩散。2007年3月7日,74岁的陈桂芳做完6个疗程的化疗和32次放疗。癌症初愈的她,再次穿上白大褂,回到海南省人民医院儿科诊室。

  一年多前,陈桂芳被海南省妇幼保健院返聘,继续在医疗一线工作。有时候,她一天最多能看近30名患者,跟年轻医生一样“拼”。

  “能够再次穿上白大褂,我真的好高兴。”陈桂芳告诉记者。

  当记者问年过八旬的陈桂芳还要工作多久才彻底退休时,她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我是个平凡的医生。只要活一天,就要给孩子看一天病。”

“三语”村医 凌家范


  

  “吱”的一声,攀爬了数十公里山路的皮卡车猛地停下,停在琼海市石壁镇南通村卫生室门前。琼海市石壁镇卫生院防保组组长何子蛟扭头严肃地对记者说:“没告诉老凌今天有采访,不然他又躲开去出诊了。”

  进山出诊躲开记者采访,是凌家范会做出来的事。2005年被评为“全国优秀乡村医生”后,大批媒体曾到深山里采访凌家范给苗胞们送诊上门的事迹,但他至今仍没习惯面对媒体。与记者交谈,凌家范不善言辞,但在日常工作中,他却能说流利的苗话、海南话与普通话,是名副其实的“三语”村医。

  从风华正茂的青年防疫员到年过半百的乡村医生,凌家范把29年的青春洒在了这座青山上,洒在曲折坎坷的山路上。在深山坚守多年,凌家范也曾想过离开。“但是,我走了,这里又没有了村医。村民对我那么好,实在狠不下心。”凌家范说,肩上的责任、乡亲们的质朴感情,让他决定在此扎根。到南通村的第五年,他就把妻儿接到了身边,如今的他已经是两个孙子的爷爷。

  看病、诊断、打针、配药……这样普通的工作凌家范一干就是29年。“非常踏实,在琼海都找不出第二个这样认真负责的乡村医生。”石壁镇卫生院院长黎文新说,凌家范总能让他想起那句名言:“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

 医者大爱 省人民医院感染科护理团队

 

非典、霍乱、甲流、H7N9……多年来,省人民医院感染科每次都是这些传染病的省内指定收治医院,医护人员可谓身经百战。

  2014年3月,埃博拉疫情在西非国家爆发。省人民医院感染科被指定为海南省收治埃博拉疫情的重点病区。从2014年6月起,在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兼省传染病医院院长赵建农的带领下,感染科进行了各种物资准备,并分批进行了操作培训和演练。

  “铃铃铃”……2014年8月30日,感染科护士王银月接到医院的紧急电话:“快回医院,有疑似埃博拉出血热的病人被送到医院!”

  “埃博拉出血热是目前世界上传染性极强且死亡率极高的传染病,而且频频传出国外医护人员感染疫情的消息。”已经在感染科工作了20多年的护士长杜姗菱说,面对如此可怕的疾病,当时科里不少年轻的护士多少有些畏惧,“都是人嘛,说不怕那是假的。”

  “我很骄傲,我们的医护人员没有一个退缩!”省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林锋告诉记者,当时,医院第一梯队10名护士,6名医生迅速到位。所有人都知道即将面临一场生死未卜、没有硝烟的战争。

  在众人齐心协力的工作下,2014年9月5日,病人被送到国家CDC的血液检测结果出来了:该例病人被确诊没有感染上埃博拉病毒。

  “在我的同事兼战友里,有因为全力备战没时间照顾小孩,为此把孩子送回老家的;有年轻同事刚刚参加工作不久,不想让父母为自己担心,对进入隔离病区只字不提的。我不敢说这就是奉献精神,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就是我们医务工作者职业精神的体现。”林锋表示。

一生奉献 林杨

  

  在2015年度海南省“寻找百姓身边好医护”大型公益活动中,他是我们报道的第一位已逝的医生。

  在他34年的村医路上,每一天都平凡得如一捧土壤,不光鲜、不耀眼、不引人注意。但是,他却恪守着这份平凡,默默守护患者的生命之花,从不敢有一丝怠慢,直到生命的终结。

  他就是文昌市东郊镇中心卫生院57岁的医生林杨。2015年4月4日下午2时20分,他因心脏病突发倒在诊室里。

  1981年9月,毕业于广东省海南卫生学校的林杨,被分配到东郊镇中心卫生院。当时,卫生院的医疗条件极其艰苦,硬件设施差,医生人数少,待遇水平低。初来乍到的林杨工作热情虽高,但工作难度可想而知。其家属告诉记者,他也曾踌躇、彷徨过,但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他选择了留下。

  34年来,不论春夏秋冬,不论白天黑夜,村民们的病痛都牵动着林杨的神经。哪家有人病了,一个电话过来,他立即上门诊疗,或者骑电动车载着患者回卫生院救治。

  对于整天被病人“包围”的医生来说,每天都是超负荷工作,报酬却大幅度降低。有人劝林杨不如自己开个诊所,赚个盆满钵满。但他认准了乡镇卫生院的这个“穷”岗位。

  林杨走后,许多当地的“老病号”都不愿相信,平日里熟得像亲人的林医生,就这样突然倒在了病人面前。送林杨走的那天,许多村民自发赶来,送送他们身边的“好医生”。

  林杨是千千万万乡村医生的缩影,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任劳任怨。正是有他们扎根基层,才巩固了乡镇医疗卫生网络,保障了一方百姓的健康安全。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 王凯 摄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