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1微信公众号导航

8081微导航 关注微信号
当前位置: 科技创新 > 医学 > 正文

您知道为啥儿科医生少吗?原因都在这了!

2016-02-18 海南日报马珂 海南日报健康周刊 海南日报健康周刊

 

    广东省中山大学附属三院岭南医院在医院贴出通知,20151214日起,除危重症患儿外,对儿科普通门诊、急诊暂停服务。

  上海新华医院曾贴出通知,提示在高峰时期,儿科门急诊等候时间可能要超过6个小时,有发烧的患者请先服用退烧药,降温候诊。

  近期,国内多地医院儿科出现停诊、限诊的情况。

  停诊限诊,是医患供需不平衡长期积累导致的最坏结果。大多数时候,患儿和家属们遇到的是小医院几乎没有儿科医生,涌进大医院却又一号难求,儿科医生缺的问题浮出水面。

    海南情况如何,为何儿科医生少问题如此难以解决?

  海南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难解的矛盾 小儿看病难儿科招聘难

  海口、三亚两地大型综合医院中,最难挂的号基本都是儿科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布数据显示,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人下降到10万人,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后,有专家预计,我国每年增加的新生人口,会在300万到800万之间,每年出生的人口总数会超过2000万,这给儿童保健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看病难 难言说的苦衷

 

   “孩子咳嗽半个月了,起初也是找了社区服务站医生看,但不见好,又去一家综合医院挂了个儿科的号,还是不行!怕耽误孩子病情,特意跟别人打听了个专家来看。陈轩告诉记者,之前她来过一次,就是因为来晚了些,8点多到就根本挂不到号了。

  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孩子生病!陈轩说自己折腾怕了。

  而对于家住琼中的患儿家长符健勇,为了给孩子看病,每次都是提前一天来海口住在亲戚家。

  记者走访了解到,海口、三亚两地大型综合医院中,最难挂的号基本都集中在儿科。部分儿科医生若预约挂号,需要提前半个月。

  据了解,我省儿科执业医师551人,而014岁儿童数量为176万,平均每名儿科医生要承担起将近3200名儿童的健康大计。

  省人民医院秀英病区儿科主任廖峰告诉记者, 省医院两个病区加起来共114张床位,到了每年孩子生病集中的时候,最多会有十几二十个患儿在排队等床,可谓一床难求。

  招聘难 难解决的尴尬

 儿科医生少,不是我们不想招聘,是根本招不到人。省妇幼保健院人力资源部林云燕告诉记者,医院几乎每年都进行12次招聘,而且是面向全国的,但经常无功而返

  医学院校本科不分专业,毕业生乐意选择儿科的少得可怜,而研究生虽然分了儿科,但少量的毕业生特别金贵,几乎都留在北上广。林云燕告诉记者,2015年医院招聘8个儿科医生岗位,通过笔试的14人,最后来参加面试的仅仅9人。

  我们几乎没有挑选的余地,有的时候设置岗位经常笔试达不到13,而丧失开考条件。林云燕说道。

  作为刚刚开业的现代妇女儿童医院,招聘难体会尤其深切。因为缺儿科医生,我们目前儿科病房都没有开起来。该院医教部主任陈平说道。

  该院人力资源部主任陈萍告诉记者,医院开业前至今计划招聘10名儿科医生,可只物色到了两三名。

  20159月,海口市西海岸长滨路上,海南省儿童医院奠基建设。这所填补海南没有专科儿童医院空白的医院,被寄予厚望。

  而摆在医院负责人,省妇幼保健院院长向伟面前的最大难题是

  医院床位500余张,配备编制850个,但按照目前的人才储备情况,缺口还有600余人。向伟说。

  公开的秘密 没人愿意做儿科医生

  儿科医生常常超负荷工作,委屈多,收入少。金眼科,银外科,谁都别干小儿科!成为流行于医生间的一句话

  儿科医生少,导致的结果除了孩子看病难,还有每名儿科医生都在超负荷运转。

  省人民医院哮喘防治中心主任陈实不久前刚刚创下一天接诊140名患儿的记录!

  4年来,陈实在岗位上晕倒过3次。

  金眼科,银外科,谁都别干小儿科!这是流行于医生们中间的一句话,短短十几个字,却把医疗行业受捧的和被嫌弃的科室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

  采访中,有人坦言,这几年医学院校儿科研究生,主动报志愿的占少数,多数都是被调剂过来的。

  没人愿意做儿科医生已经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哑科压力大,委屈多

  儿科被医生们称为哑科,因为孩子不善表达,多数情况下需要医生根据丰富的经验和孩子的表象来判断病情,误诊难免,风险和压力极高。

  21日上午10点多,省妇幼保健院儿科急诊门口已经坐了不少人。

  孩子此起彼伏的哭声、家长连珠炮一样焦急的提问,让诊室里从早到晚沸腾着至少有80分贝的噪音……儿童看病难让人揪心,但就在家长们怕委屈了孩子,担心、抱怨医生的同时,医生们也是一肚子的苦水无处倾诉。

  记者,你等等,我看完这几个小病号,再接受采访。急诊主治医师何廉儒的,一直到了中午1240

  对不起啊,还有病人在排队,要不改天再采访吧……”何廉儒的歉意里也包含了许多无奈。

  中午12点时,何廉儒用手搓了搓脸,精神了下。怕上厕所,他几乎两个小时内没有喝过水。

  将近中午1点,何廉儒始终没有看完门口的小病号。护士提醒他该吃午饭了,可门口候诊的患者不干了。

  医生吃饭要多久啊,不能让我们等着啊,孩子还有病呢!”……

  几名候诊孩子家长表现出极大的不满,刚起身的何廉儒无奈又坐回了诊台,吃饭又不知道是几点的事情了……

  随后,记者与何廉儒交流时,得知被患者家长骂已经是他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孩子病情变化快,又不懂表达,照顾一个住院的孩子,需要医生花比其他科室医生多出两到三倍的精力。廖峰告诉记者,他们很理解孩子生病家长着急的心情,但往往因为急,一些家长时常稍有不满开口便骂,医患关系紧张。

  收入低,培养时间长

  虽然儿童的看病量很大,但是多数以呼吸道的疾病为主,门诊上复杂的毛病并不多。而且用药量也有所控制,一般来说儿科在医院里是最不产生经济效益的一个部门。儿科医生的收入与其他科室医生的收入相比一般要低30%左右,因此也就有了金眼科、银外科、千万别干小儿科的调侃。

  提高儿科医生待遇的呼声很普遍。儿科医生收入到底处于医生群体的哪个水平?2014年起,中华医师协会儿科分会在上海、天津、福建、江西等7个省市自治区开展儿科资源调查,结果令人吃惊:儿科医生的工作量平均是非儿科医生的1.68倍,而儿科医生的收入只占非儿科医生的46%

  郑君是从眼科转到儿科的,对比感受最深:主要就是儿科能用的药少、用的量也很少,包括做的检查都受限制。郑君说,待遇与其他科室比少了近一半,他们都说现在干儿科医生都靠信念。郑君说,她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信念,所以并不后悔到儿科。

  海南现代妇女儿童医院院长邢愚告诉记者,培养一个儿科医生非常不容易,往往本科5年,加上3年规培,还不能立即胜任,因为给孩子看病,经验十分重要,需要在病房学习锻炼很久才能够独立接诊。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儿科医生,至少需要10年时间来培养。邢愚说道。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