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1微信公众号导航

8081微导航 关注微信号
当前位置: 科技创新 > 医学 > 正文

媒体聚焦|​解放日报:李佩盈,寻谜脑卒中的候鸟

2016-02-19 上海仁济医院 上海仁济医院

来源:《解放日报》2月18日8版科教卫体

记者:黄杨子

  昨天和李佩盈电话连线时,在大洋彼岸的她正赶往实验室。在国内,她是仁济医院麻醉科的一名主治医师;在国外,她是美国匹兹堡大学脑血管疾病研究中心联合培养的研究人员。2010年起,这名不到30岁的“候鸟医生”开始辗转两地,结合临床实践与基础研究,在缺血性脑损伤领域的研究成果屡次斩获殊荣:她是首位获得尼斯·拉森(Niels  Lassen)国际杰出青年科学研究者奖的亚洲青年,也是全国首位获得吴孟超医学奖的麻醉医师。

  麻醉医师爱上基础研究
  2005年,从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毕业的李佩盈进入华山医院攻读麻醉学研究生。博士期间,她一边进行临床麻醉工作,一边开始从事缺血性脑损伤的基础研究。“其实最开始谈不上多喜欢或多擅长,”李佩盈笑言,“但做着做着就发现,它的确是个很有意义的课题,学麻醉的不一定非得研究麻醉药呀。”
  李佩盈曾目睹过围手术期患者的诸多并发症,其中尤以脑卒中最为严重。她告诉记者,之前就有一位结肠癌患者在术后突发脑卒中,“他们不一定有相关病史,致病原因可能是术后应激反应,也可能是凝血系统发生改变。但这就像一颗未知的炸弹,困扰着患者,也困扰着我们。”
  李佩盈率先提出了利用调节性T细胞移植治疗缺血性脑卒中,既可减少神经功能损伤、又能维持全身免疫功能稳态,若出血后用此方法早期治疗,可显著减轻患者血脑屏障损伤。为了了解调节性T细胞是如何保护血脑屏障的,她回溯至小鼠模型,观察缺血脑组织与外周免疫系统,又构建了骨髓嵌合体小鼠并做荧光标记。该治疗方法与目前临床上唯一有效治疗脑卒中的组织型纤溶酶原激活物(tPA)联合使用,将使溶栓治疗有效时间从4.5小时延长至24小时,为患者带来生的希望。

  “候鸟模式”去美国做实验
  去年底,李佩盈在市医学会麻醉专业委员会主任俞卫锋的推荐下到仁济医院,开始了“3天临床+2天科研”的工作模式。在完成大量临床工作之余,她还为麻醉科建立了脑缺血相关的研究平台。
  “俞教授很支持我们做科研,”李佩盈说,“像现在这样国内外两头飞可以快速完成实验所需样本,效率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她告诉记者,研究中需要用到不同类型的小鼠、转基因动物与抗体,如果要将样本运送到国内饲养,繁殖周期过长,可能遇到数量、质量的偏差,还有一些检验检疫的通关手续也会耽误实验进展。
  经济成本也是李佩盈决定在美国进行实验室研究的原因之一。“同样的抗体,在美国购买可能是三四百美金,在国内可能就要三四千人民币了。”李佩盈做骨髓嵌合体小鼠实验时一直找不到合适来源,“当时翻遍了国内外相关文献,没想到最后在眼皮底下找到了。”她发现,匹兹堡大学移植中心的样本质量最佳,而这些由高校及研究机构实验室自我培育的实验动物有些不接受商业购买,“我们希望实验结果不会受到这些硬件因素的影响,这样的联合培养模式也为科研成果产出保驾护航。”
  如今,李佩盈正在进一步研究使用调节性T  细胞对肿瘤患者的影响,希望寻找到既能维护免疫功能、又不会消弱患者抗肿瘤效应的平衡点。“再过一段时间就回国,”她笑道,“到时候就是春暖花开了。”

背景介绍


  李佩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副研究员,科研助理。目前主要研究方向为脑缺血损伤的神经保护。共计发表SCI论文20余篇,共计被引用600余次。其中第一或共同第一作者SCI论文7篇,2篇10分以上,4篇5分以上。现担任Prog Neurobiology (IF 10.301), Journal of Cerebral Blood Flow & Metabolism(IF 5.407)等SCI期刊的特约审稿人。

  参编著作 3 部。以第一负责人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 项和上海市科委自然科学基金青年项目 1 项。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际合作项目 1 项,面上项目 2 项。曾获得第十一届亚洲心胸麻醉大会( ASCA )青年医师英语论文大赛一等奖及第二届东方麻醉与围术期医学大会青年医师论文大赛一等奖。



长按图片可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仁济医院官方订阅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