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1微信公众号导航

8081微导航 关注微信号
当前位置: 科技创新 > 医学 > 正文

精勤不倦  勇当病理学科发展领路人

2014-11-12 安徽省肿瘤医院 安徽肿瘤之声 安徽肿瘤之声

13岁的洋洋(化名)因为出现反复发烧等症状,先后到多家医院就诊,一家医院的PET-CT检查的结论为恶性淋巴瘤,此外还有2位病理专家的诊断意见也是恶性淋巴瘤。

前不久,洋洋来到安徽省肿瘤医院(省立医院西区)求医,该院病理科主任、博士生导师何杰教授结合临床病情,提出了不同的诊断意见,认为这个孩子的病因可能与感染有关,并进一步借助分子实验室的先进技术,最终排除了恶性淋巴瘤。经过对症治疗,孩子的烧退了,没多久就痊愈出院了。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何杰为洋洋摘掉了“淋巴瘤”的帽子,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13岁孩子的命运,更是拯救了一个大家庭。然而,谁也不会想到,就在不久前,同是这家医院的病理科,设备、技术几乎是一无所有。

安徽省立医院副院长、省肿瘤医院院长刘同柱带领的领导班子果敢决策,从江苏引进了病理专家何杰教授。何杰带领的新团队,从头做起,快速发展,迅速成长为省内领先的病理学科,并创下了多项“第一”:成功申报了病理专业国家自然基金研究项目,实现了安徽省肿瘤医院国家自然基金项目零的突破;建立了安徽省医院病理科分子实验室,成为安徽省医学会肿瘤学分会肿瘤病理分子诊断学组组长单位;是安徽省立医院病理科的第一位博士生导师。

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使安徽省肿瘤医院病理科实现了如此神速的跨越式发展?

砥砺前行

打造高标准病理科

在安徽省肿瘤医院,提到病理科主任何杰,她的故事让很多人肃然起敬,特别是她雷厉风行的性格和“玩命”工作的精神,以及全身心扑在科室建设与发展上的敬业心,给同事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上任不久,何杰履新安徽省肿瘤医院病理科主任一职,到了医院,她把背包往地上一放,便一头扎进了工作中。由于安徽省肿瘤医院成立较晚,当时的病理科只有2间房,取材都在走廊里,环境条件很差,唯一的一台冰冻切片机还是报废的设备,病理结果报告往往要等上1个多小时才能出来。

走马上任的何杰心急如焚,迅速拿出了科室硬件与软件建设的方案。“肿瘤医院必须优先发展病理科”,刘同柱在全院大会上明确提出,号召全院上下为病理科发展“开绿灯”。各部门召开协调会,按照方案上列出的添置清单,迅速分头行动。正是在院领导班子的高度重视下,物流、总务等部门协同作战,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购就置了病理科必备的先进仪器设备。

“当时工作环境真差,一方面在搞基建,一方面还要坚持开展病理科工作,当时就是在工地上工作”,想起那时的情景,何杰现在仍不住地摇头,“但是整个团队工作配合很好,大家看到了希望,都愿意付出。”

连日劳累,让何杰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就连从办公室到隔壁小区的住处,她都没有足够的力气走回去。“我干脆请人弄张沙发过来,晚上就睡在办公室里。”那时候形象很差,回想起当时的窘态,何杰乐呵呵地说:“科里好多事情等着我带领大家去干,真顾不了什么形象了。”

深化内涵

培养高水平人才梯队

作为一家省级肿瘤医院,何杰深知仅仅发展常规病理诊断技术是远远不够的。在医院的大力支持下,按照“三甲”医院的标准配备了现代化的仪器设备,硬件方面达到了省内外领先。但是,如何尽快提升人才队伍的水平?何杰下了不少工夫,动了很多脑筋,何杰带领她的团队夜以继日,只争朝夕。

病理科要上水平,人才是关键。何杰把技术培训当成头等大事抓紧抓好,并亲自买来培训教材和各种专业参考书,强化科内业务学习。每周二上午雷打不动的一件事是病理科全体医生的读片时间,每人把一周来最具特色和典型价值的片子拿出来,一起讨论分享,通过相互学习交流,逐步提升病理诊断技术水平。

除了手把手的传帮带,何杰一直有着开放开明的人才培养思路。她不放过任何一场读片会,在合肥、上海,每次都有安徽省肿瘤医院病理科医生的身影。两次参加全国免疫组化质控会,安徽省肿瘤医院都交出了“优秀”的答卷。同时,她分批将病理科医生送到北京、南京等地进行脱产培训,珍惜来自上海等地国内权威专家来院培训指导的机会,在疑难问题处理等方面不断积累经验。积极奋发的追求和良好的学习工作氛围,使何杰的团队快速成长。

为了进一步提高诊断质量,加快年轻医师的培训,病理科与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合作,重点提高分子诊断水平。该科聘请技术顾问定期指导工作,解决疑难诊断问题,同时加快提高病理科医师诊断水平,扩大安徽省立医院集团病理科的影响。

正是科室发展所呈现出巨大的正能量,让全科人员备受鼓舞,早来晚走、扎实工作成了大家自觉的习惯。接到承担全省“两癌”筛查复查的任务时,一下子送来了6000张片子,大家二话没说,加班加点,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

高位求进

省首家病理分子实验室建成

提起何杰的拼劲,刘同柱竖起了大拇指。“一边建科,一边还向我提出要建立病理分子实验室。当时我还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花几百万来筹建分子实验室?她就每天八点准时来到我办公室,给我上课讲道理”,刘同柱说:“我被她的执着深深地打动了!支持,一定要支持这样想干事的人,建设一个高水平的病理学科。”

何杰没有让刘同柱失望,她不仅建成了安徽省第一个病理分子实验室,而且该实验室很快派上了大用场。没多久,病理分子实验室正式开张了。

在一次安徽省血液疾病继续教育学习班上,何杰应邀前去授课,介绍了自己科室病理分子检测的相关进展,与会的安徽省立医院总院领导及相关专家给予了高度评价,赞赏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下子让病理诊断跃上了分子水平,特别是为肿瘤病人带去了福音,让肿瘤患者的个性化治疗成为可以便利实现的现实。目前,安徽省肿瘤医院仍是该省规模最大、检验项目最多的病理分子诊断的医疗机构。

2014年6月,安徽省肿瘤医院还成功举办了“分子病理检测新进展及其在肿瘤诊断和个体化治疗中应用”国家级继续教育学习班,经过不懈的努力,以安徽省肿瘤医院为牵头单位成立的中华医学会安徽省肿瘤学分会肿瘤病理分子诊断学组也已被医学会批准,将更好、更加规范的开展肿瘤分子检测工作,为临床个体化治疗服务。

上门“推销”

促病理与临床互动融合

如何让先进分子诊断技术得到临床医生的“青睐”?何杰煞费苦心,最终决定自己亲自上门做“推销”。

2014年春节过后,何杰带着助手和电脑,利用早交班的时机及科会时间,专门讲解分子病理检测项目及其临床意义,根据不同科室的病种讲解不同的内容。比如,在胃肠外科,重点介绍胃癌、肠癌等相关分子病理的知识。放疗三个病区、肿瘤内科四个病区、肝胆胰外科、颈胸外科、甲乳外科,还有中西医结合等科室,何杰用了2个月时间才跑遍,与临床科室形成了良好的互动,也结下了合作的友谊。

如今,安徽省肿瘤医院病理科与临床各科室关系十分密切。原先1个小时也等不来冰冻病理报告,现在缩短到15分钟至25分钟左右;过去无法为淋巴瘤等复杂病症做出准确病理报告的状况,已经大大改善了,现在疑难复杂问题也有了解决的路径,病理科还担负起越来越多的外院会诊重任。

目前,该院病理科在肿瘤病理诊断,尤其是淋巴瘤、甲状腺肿瘤、乳腺肿瘤、消化系统肿瘤、妇科肿瘤方面均具备较高水准。

医教研并举

助推学科新发展

长期在高校附属医院工作的何杰,充分意识到科研教学对提升学科平台的重要作用。她没有满足现状,而是积极拓展学科平台。

在何杰的倡议下,安徽省肿瘤医院牵头成立了安徽省医学会肿瘤分会肿瘤病理分子诊断学组,何杰担任组长。在较短时间内,她还出任了安徽省抗癌协会神经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病理专业委员会委员。

在科研方面,何杰为医院拿下了第一个国家自然基金项目,新建的肿瘤组织标本库也开始投入使用。目前,她除了受聘为安徽医科大学硕士生导师外,今年六月被聘为山东大学博士生导师,现已招收了3名临床病理专业博士研究生。

展望未来,何杰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任重道远。”而院长刘同柱欣慰地说:“事实证明,这个病理教授我没引进错。”(崔媛媛/图)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